宏達新材子公司爆雷 應收賬款大量逾期

宏達新材(002211)子公司近期爆雷,存在合同執行異常及相關存貨可能無法變現、應收賬款大量逾期且回收不確定的風險。在爆雷的情況下,宏達新材控制權轉讓價格卻漲了。這也在6月2日引起了深交所的關注。北京商報記者還發現,本次宏達新材控制權變更交易對手方剛剛成立不足一個月,疑似是一家專門為此次收購成立的“殼公司”。

違約款占資產33.1%

與宏達新材控制權變更事項最終落地同時公告的還有子公司曝出來較大經營風險這一事項。據了解,宏達新材子公司目前存在合同執行異常及相關存貨可能無法變現、應收賬款逾期回收不確定的風險。

據了解,2020-2021年期間,宏達新材子公司上海鴻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鴻翥”)、上海觀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觀峰”)與客戶簽訂了系列銷售協議并分別約定公司向前述客戶銷售專網通信產品。經多次催告,部分客戶仍遲遲未按協議要求按時履行合同約定的提貨義務。上述合同對應的扣除已收到的預收款項后的存貨約2.51億元,占宏達新材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33.1%。上述事項已經構成違約,并嚴重影響了宏達新材子公司的資金安全與專網通信業務的經營與安排。

此外,宏達新材關于專網通信產品應收賬款合計約1.21億元,占宏達新材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15.96%。前述應收賬款逾期的風險增加,將對宏達新材的資產流動性和經營業績產生不利影響,也不排除未來出現部分應收賬款無法收回而損害宏達新材利益的情形。

宏達新材涉及該事項的子公司上海觀峰及上海鴻翥主要從事信息通訊業務,2020年度宏達新材重點培育及拓展信息通訊業務,信息通訊業務是宏達新材主要利潤增長點,此時爆雷預計將對宏達新材產生較大影響。值得一提的是,上海觀峰為宏達新材高溢價收購的關聯企業,上海觀峰原控股股東為宏達新材原控股股東上海鴻孜企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鴻孜”)的控股股東。

財務數據顯示,宏達新材2019年出現虧損,2018年、2019年扣非凈利潤均為負。2020年業績剛剛實現扭虧為盈,就曝出了子公司面臨經營風險的情況,涉及到的公司存貨出現可能無法變現及應收賬款出現逾期風險,合計金額接近4億元。宏達新材是否有主觀調節財務報告以避免連續三年扣非后凈利潤均為負或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又是否存在主觀隱瞞或延遲披露經營風險的情況?對此,深交所提出了質疑。

暗含內幕交易?

在子公司爆雷、宏達新材面臨較大經營風險的情況下,宏達新材控股股東上海鴻孜轉讓宏達新材的股權價格反而提高了。

據了解,宏達新材控股股東上海鴻孜與杭州科立企業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杭州科立”)于5月13日簽訂《股份轉讓框架協議》約定,杭州科立擬通過協議轉讓的方式受讓上海鴻孜所持有的1.22億股宏達新材股份,股份轉讓價格為5.32元/股。在公司暴露較大經營風險的背景下,最終的股權轉讓價格提升為6.96元/股。交易價格提高似乎不太符合商業邏輯,這一事項引起了深交所的質疑,深交所要求宏達新材及交易相關方說明交易價格提升的原因。

經濟學家宋清輝表示,公司爆雷的情況下交易價格反而提高現象不正常,里面可能滋生有內幕交易行為,但尚待進一步觀察。

本次股權轉讓的交易對手方為杭州科立,北京商報記者查閱天眼查了解到,杭州科立成立于5月7日,而上海鴻孜與杭州科立簽訂的《股份轉讓框架協議》發生在5月13日,距離杭州科立成立僅僅過去了不到一周。資料顯示,杭州科立經營業務主要是企業管理、5G通信技術服務、計算機軟硬件及輔助設備批發等。由于剛剛成立,杭州科立及實控人章訓并沒有披露太多有效信息。對此,宋清輝表示,“剛剛成立的公司去收購上市公司,是典型的殼公司,可能是專門為此次交易而設立,無疑存在較大的監管風險”。

實際上,宏達新材已不是第一次易主,2014-2016年間,宏達新材籌劃兩次重組事項,皆以失敗告終。直到2019年1月,上海鴻孜入主宏達新材。僅僅過去兩年多,宏達新材就經歷了第二次易主。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鴻孜受讓宏達新材股份時,曾承諾36個月不減持所受讓的宏達新材股份,實際控制人楊鑫同時承諾不轉讓宏達新材控制權。此時36個月的期限未滿,上海鴻孜及實控人楊鑫申請豁免該承諾。上海鴻孜稱,若繼續履行原承諾,則無法進一步引入戰略投資者的優勢資源,不利于維護上市公司和中小股東利益。此外,上海鴻孜持有的宏達新材股份目前大部分處于司法凍結狀態。

針對公司相關問題,北京商報記者致電宏達新材董秘辦公室進行采訪,宏達新材工作人員表示,“后續會對相關問題進行公告”。

記者 董亮 實習記者 丁寧

av 操逼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