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9輪融資 蜻蜓FM佛系還是慢半拍?

時隔15個月,蜻蜓FM再次官宣融資消息,但昔日的追隨者荔枝FM已經上市,喜馬拉雅也已遞交招股書。成立于2011年的蜻蜓FM,是國內較早一批在線音頻企業,迄今共完成9輪融資。巧合的是,最近的兩次融資都“綁定”了戰略合作。其實,擴大在線音頻服務的場景覆蓋,是同行們都在探索的路徑,但蜻蜓FM和線下社區合作的實際意義有待驗證。

九年9輪融資

6月2日,蜻蜓FM宣布,已獲得來自微木資本的新一輪投資,并與微木資本投資的物業管理企業第一服務控股達成合作,雙方計劃將蜻蜓FM的內容納入到第一服務的智能人居環境中。

2011年成立至今,蜻蜓FM幾乎每一年都在融資。根據天眼查信息,從2013年的A輪到2021年6月2日的最新一輪,蜻蜓FM在九年里拿到了9輪融資,僅在2019年沒獲得外部資金支持。

不過自2017年的E輪融資之后,蜻蜓FM融資案的細節越來越少,融資金額都未予披露,這一次蜻蜓FM相關人士也沒有向北京商報記者正面回應融資金額。

官宣融資時,蜻蜓FM強調的是:蜻蜓FM獲得來自微木資本的新一輪投資,將繼續開拓音頻收聽場景,擴大全場景音頻生態領先優勢。微木資本是互聯網公司字節跳動的長期投資人,在國內支持了轉轉集團、隨銳科技、51world等企業。

作為一家互聯網企業,一年一次的融資頻率并不奇怪,但和同行們相比,蜻蜓FM的表現不尋常。

天眼查信息顯示,2018年1月-2020年1月,也就是荔枝FM上市的前兩年,這家在線音頻企業沒有拿到過外部融資,喜馬拉雅也是從2018年起沒有再官宣融資的消息。

“蜻蜓FM融資讓人挺意外的,荔枝FM已經上市、喜馬拉雅遞交了招股書,這三家是公認的在線音頻三甲。一般而言資本市場很少會在這種情況下,再給一家同類企業真金白銀”,比達咨詢分析師李錦清向北京商報記者直言。

佛系還是慢半拍

因為這種反差,業內人士對蜻蜓FM的看法不一。有人認為競爭對手忙著上市,蜻蜓FM還在找融資,蜻蜓FM是慢半拍。另有觀點指出,上市并不代表公司的競爭力,蜻蜓FM在同行沖擊資本市場的時候還能拿到錢,說明公司佛系,不等于沒有競爭力。

比如文淵智庫創始人王超向北京商報記者直言,“我覺得這個戰場其實早就結束了,蜻蜓FM基本上沒什么機會了”。易觀分析互動娛樂行業中心高級分析師于艷娣則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如果業務實力不強也不會有新的融資了,只能說蜻蜓走向了比較中庸卻有自己特點的全新道路。上市也不是唯一出路,能打造一條屬于自己的音頻發展路線,也很可觀”。

觀點難免主觀,通過第三方數據亦可以看出蜻蜓FM在行業中的位置。艾媒北極星數據顯示,2021年4月,喜馬拉雅、荔枝FM、蜻蜓FM是在線音頻前三名,月活分別為7338萬、5143萬、2264萬。從成立時間看,順序正好相反,蜻蜓FM上線于2011年,荔枝FM和喜馬拉雅均在2013年上線。

正因為如此,坊間有關蜻蜓FM起大早趕晚集的質疑聲一直都有。對于上市,蜻蜓FM并不避諱,相關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回應:“蜻蜓FM目前沒有啟動上市的計劃。”

真場景還是講故事

回到蜻蜓FM的業務,還是繞不開上市,由于沒有上市,蜻蜓FM的各項業務數據并沒有公開。

北京商報記者2019年9月和蜻蜓FM公關部人士交流時得到的消息是,“廣告和內容付費是蜻蜓的營收大頭,語音直播和IP衍生類也貢獻了營收”。

6月2日,蜻蜓FM相關人士未透露公司的營收規模,只是稱,“目前會員、廣告、生態、直播是主要的營收來源。在知識付費方面,蜻蜓FM將‘單點付費’切換成‘會員全站暢聽’模式,進一步降低用戶門檻,形成一種更加健康的、可持續的商業模式。在音頻內容驅動下,通過全場景生態,將爆款‘做出來’、讓精品‘走出去’、把效益‘拿回來’”。

在場景上找突破,是同行們的默契選擇,在線音樂、長短視頻等潛在對手們走的也是同一條路線。具體到這次的合作,蜻蜓FM相關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介紹,“我們與第一服務控股的合作剛剛啟動,未來可能嘗試從第一服務相對高端的社區開始,共同探索聲音+社區交互全新業態”。

對此,于艷娣認為,“音頻在車載、運動、居家等場景的應用已經屢見不鮮,但智能人居場景還有很多空隙的地方待開發”。

王超則直言:“我覺得跟物業合作是沒有什么意義的,居民生活不是音頻的主要場景,這種合作表面意義大于實際意義。”

記者 魏蔚

av 操逼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