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鎮快遞網點紛紛倒閉 價格戰的苦果?

給錢才能將包裹送往鄉鎮,不給錢只能去市區取件,在“6·18”開啟之日,一些地區的鄉鎮居民卻面臨著兩難的境地。北京商報記者多方調查走訪后獨家獲悉,部分中通、圓通和韻達的鄉鎮網點已悉數倒閉,從6月1日起,快遞只運輸到市區。要想在鄉鎮代收點取件,消費者得交2-5元的取件費。收費背后,鄉鎮居民、快遞經營者各有苦衷。那么,到底是誰將快遞“截了和”?

鄉鎮快遞網點倒閉

一場猝不及防的收費讓居住在廣西賀州市平桂區沙田鎮的王女士(化名)一時間難以適應,她告訴北京商報記者,自己常去取快遞的代收點從6月1日起開始收取件費了。從她提供的信息來看,記者了解到,該代收點于5月21日發布通知,稱由于同行間價格戰愈發激烈,近年來派費一降再降,上級快遞公司無法維持正常運營。中通、圓通、韻達快遞將于6月1日起取消鄉鎮網點,快件只送到市區。

該代收點強調,為方便鄉親們領取自己的快遞,自6月1日起網點自行安排車輛托運,并向客戶收取托運到鄉鎮自取點的費用。費用分別為3KG以下收取2元/件,3-10KG收取3元/件,10KG以上收取5元/件。同時,通知補充稱,此費用秉承自愿原則,不強行收取,不能接受的客戶請到市區免費領取。

事實是否真的如此?北京商報記者向中通、圓通和韻達該片區的網點進行核實。一位圓通的網點老板表示情況屬實,語氣頗顯無奈。“因為價格戰,目前沙田鎮的快遞網點很難運營下去,都倒閉了,如果無法接受快遞收費,可以趁著去市里辦事時順路去免費取件,我們可以將這部分愿意前往市區的客戶的包裹單獨分出來,但取件也有時效要求,如果超出了3天還未來市里倉庫取件,就會退回給商家。”他說道。

該老板提及,因為與鄉鎮代收點簽署了協議,要求其不能強制收費,所以后者只會將愿意付費的客戶的包裹運輸至代收點。而中通和韻達的網點也給出了相似的回答。一位韻達的網點老板稱,因為鄉鎮網點關門,目前快件只送往市區,不再派往鄉鎮,若想免費取件只能前往市區。

中通、圓通和韻達相關負責人對上述區域網點情況是否知情?是否會采取相關措施應對收費現象?北京商報記者暫未收到回應。

價格戰的苦果

“本來一周就取一兩個快遞,還要收幾塊錢,都不太想網購了。”王女士說道。事實上北京商報記者詢問后發現,王女士的經歷并不是個例。除了沙田鎮,賀州市八步區的鋪門鎮等地也出現了上述情形。

對于該情況,賀州市郵政管理局相關工作人員向北京商報記者回應道,最近確實接到了相關投訴,郵管局會根據用戶反饋進行核實、取證,如果存在收費情形,會對相關企業采取約談、要求整改等措施。因為按照規定,網點不能向消費者收取快遞費用。

此外,一位安徽省休寧縣溪口鎮的消費者稱,除了順豐和中國郵政的包裹不收費外,其余快遞品牌都要收一定的取件費。

事實上,從2019年4月開始,國家郵政局已在全行業開展快遞末端服務違規收費清理整頓工作。數據顯示,截至同年8月29日,全系統針對快遞末端服務違規收費情況實施行政處罰273起。然而,這也進一步暴露出快遞鄉鎮網點所面臨的困難。據公開資料顯示,由于無法經受成本強壓,部分地區例如四川南部縣、資中縣的部分鄉鎮網點遭遇倒閉或萌生退意。

在從業人士眼中,收費之舉實屬無奈。一位賀州市的中通網點老板向北京商報記者表達了難處:“以前包裹送到網點還是1元/票,現在價格戰越來越狠,派費低到0.2元/票,誰有能力把快遞送到鄉鎮啊?”另一位鄉鎮網點老板稱,目前派費為0.5元/票,只能向客戶收取費用,而且罰款壓力越來越大,“我收到的通知是,第一個月罰款各分攤50%,第二個月分攤30%,第三個月分攤10%,以后網點自理”。

“快遞加盟商也要生存,現在鄉鎮的派費不僅低到五六毛一票,還要承受各種罰款,拉貨運輸、門店租金、人力各類成本壓著,沒人愿意做虧本生意。”一位網點老板坦露了苦衷。

盈利閉環仍在摸索

一位資深快遞業內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坦言,為了能擴大鄉村網絡,讓鄉鎮網點能夠生存,公司允許這類網點和其他快遞品牌進行共配,而這在加盟協議中本是違規行為。

“特別是在非產糧區,加上一些地區當地產業較薄弱,導致派件量遠大于收件量,所以鄉鎮網點難以自負盈虧,共配模式也是在加盟商無法覆蓋商業成本的情況下產生的模式。但該模式下,成本如何降下來,也面臨一定瓶頸。”該人士表示,“例如在一些省份城市,快遞企業以三四個轉運中心來對該區域實現覆蓋,但各家的轉運中心位置又不太一樣,要是進行拼車,也較難降低運輸成本。”

盡管快遞網絡向鄉鎮延伸還有諸多成本難點,但政府相關部門與企業仍在不斷尋找可實現的路徑。2020年7月,國家郵政局印發《關于開展“快遞進村”試點工作的通知》,決定在6個省(區)和15個市(州)組織開展“快遞進村”試點工作,以政府投入支持,企業資源共享、設施共建來打造農村快遞樣本。

而就在近日,中國郵政集團有限公司發布《關于全面推進郵快合作下鄉進村的通知》,將整合利用現有資源,在2021年底前實現具備條件的建制村郵快合作全覆蓋。

快遞專家趙小敏認為,雖然快遞進村對于企業來說投入較大,推進不易,但伴隨政策支持,農村市場空間廣闊,目前只有順豐和中國郵政走在該市場前列,一旦企業在該領域投入資源樹立壁壘,后者將很難超越。

雙壹咨詢創始人龔福照則認為,在快遞微利化趨勢下,網點老板也急需轉變管理思路。曾經靠搶地盤、拼關系的粗放式經營已經過去,現在必須要通過經營管理、模式創新才能賺錢,例如人員如何精細管理、設備技術如何升級。畢竟在人力、房租成本越來越高,派費又持續走低的當下,如果不進行精細化運營,網點很容易被淘汰。

除了政企摸索合作模式,持續十幾年的價格戰也有望從政策方面得到遏制。據了解,4月22日,浙江省政府第70次常務會議審議通過了《浙江省快遞業促進條例(草案)》,后續將以法規案形式提請省人大常委會審議。其中草案提及,快遞經營者不得以低于成本的價格提供快遞服務。

記者 趙述評 何倩

av 操逼做爱